• <i id='7wowb'></i>

    1. <span id='7wowb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7wowb'><div id='7wowb'><ins id='7wow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7wowb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7wowb'><em id='7wowb'></em><td id='7wowb'><div id='7wow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wowb'><big id='7wowb'><big id='7wowb'></big><legend id='7wow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7wowb'><strong id='7wow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ns id='7wowb'></ins>
          1. <tr id='7wowb'><strong id='7wowb'></strong><small id='7wowb'></small><button id='7wowb'></button><li id='7wowb'><noscript id='7wowb'><big id='7wowb'></big><dt id='7wow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wowb'><table id='7wowb'><blockquote id='7wowb'><tbody id='7wow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wowb'></u><kbd id='7wowb'><kbd id='7wowb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dl id='7wowb'></dl>

            武漢大學生確診後在傢隔離、用藥20天後順利轉陰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    原標題:治愈者|武漢大學生確診後在傢隔離、用藥  ,20天後順利轉陰

              1月29日 ,賈虎(化名)檢測出雙陽性 。本文圖均為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      2月7日  ,在傢隔離治療20天後 ,賈虎(化名)的核酸檢測結果出來瞭  ,陰性  ,他終於戰勝瞭新冠肺炎 。

              得病期間經歷的種種 ,都讓賈虎感慨萬分  。他說  ,痊愈之後最想做的事情是聽一場偶像大橋彩香的演唱會 。

              2月7日 ,賈虎(化名)檢測結果現實為雙陰性  。

              21歲的賈虎是武漢一所大學大三的學生 ,主修英語輔修日語  。愛好二次元的他寒假期間報瞭語言班學習日語  ,準備畢業後去日本從事聲優行業的工作  。

              開始以為隻是普通的感冒 ,賈虎並未在意  。直到1月21號 ,渾身酸疼的癥狀仍未緩解  ,疫情相關的報道也逐漸多瞭起來 ,賈虎一傢人意識到“可能出問題瞭”  ,遂立即就醫;1月29日  ,賈虎的核酸檢測結果顯示為雙陽性 ,正式被確診為感染新冠肺炎  。

              確診後  ,醫院免費發放瞭藥物克力芝  ,賈虎在傢隔離、用藥 。前後經歷瞭20天  ,賈虎最終康復  。他告訴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  ,在這段經歷中  ,特別感謝醫護人員 。

              在醫院的時候  ,他曾註意到一個細節  ,醫生的隔離服品牌每隔幾天就會變  ,杜邦 ,穩健  ,3M  ,金佰利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一問才知道  ,醫院采購的早用完瞭  ,這些都是社會捐贈的  ,他們都是英雄  。”賈虎說  。

              【賈虎口述】

              “確診的那幾天太難受瞭”

              1月17日  ,那天我在語言學校上課  ,感覺自己渾身酸痛  ,可能已經開始發燒瞭  。以為隻是普通感冒  ,我開始服用泰諾  ,現在想想 ,泰諾的舒緩作用很有可能掩蓋瞭病情  ,有點後悔  。

              1月21日中午  ,我感覺身體非常酸痛  ,就聯系瞭我爸  ,他敏銳地意識到可能出問題瞭  ,叫我趕緊回傢  。傍晚在傢量體溫  ,低燒  ,但我身體仍無特別感覺  ,因為吃瞭火鍋  ,我媽提出晚點量體溫  ,如果還是低燒就去醫院  。晚上11點發現仍然低燒  ,就立刻去瞭同濟醫院  。

              到那之後發現人很多  ,我第一次看到醫生穿隔離服 ,病歷堆積成山  ,感覺氣氛不太對勁  ,於是決定去不遠處的武漢肺科醫院 。

              順利掛上急診後  ,我查瞭血常規、肝功能、肺部CT  ,CT當晚就出結果瞭  ,斑片狀影 ,雙下肺感染  。第二天出來的肝功能顯示一切正常 ,血常規也一切正常  ,隻是超敏C反應蛋白(CRP)略高 。

              1月25日前後我逐漸開始咳嗽 ,帶有極少量痰  ,很難咳出 。我去武漢肺科醫院復查  ,結果顯示病情加重  ,感染擴散至全肺  。CRP升高一般提示急性感染加重  ,我的CRP飆升至39.76  ,醫生開出輸液處方  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起床格外困難 ,我不斷打著寒戰  ,一量體溫超過39度  。開始傢中隔離  ,待在房間內基本不出來  。

              28日復查的時候 ,我肺部感染的情況有所好轉  ,專傢組會診後給瞭我試劑盒測試資格 。

              1月29日  ,我的試劑盒結果新冠病毒雙陽性  ,正式被確診  ,醫院免費發放瞭5天的艾滋病毒抗逆轉錄藥物克力芝  。由於我的病情繼續好轉  ,醫院床位緊張 ,醫生叫我回傢繼續隔離 ,輸液停止 ,口服藥還繼續吃著 。

              那幾天真的太難受瞭  ,又嘔吐又腹瀉  ,咳嗽咳的我整個背都是疼的 ,也沒有食欲 。但不吃東西抵抗力上不去  ,我隻好逼著自己吃飯 。

              “痊愈後最想做的事情是聽偶像的演唱會”

              病情好轉後  ,我又接受瞭試劑盒檢測  。分別檢測瞭兩次  ,結果都為陰性  ,我痊愈瞭  。回顧治愈的經歷  ,我真的很幸運 ,活過來後  ,會更加努力去生活 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我恢復的很好  ,沒有什麼後遺癥  ,基本和生病前是一樣的 。等疫情過去 ,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聽我偶像大橋彩香的演唱會  。生病期間我看瞭偶像配音的動漫  ,給瞭我很大鼓舞  。

              武漢封城之後 ,城市交通停運  ,很多沒有條件的人沒辦法去醫院 ,耽擱瞭病情  ,我心裡挺難受的  ,我唯一慶幸的是我們傢裡還有輛車  。除此之外  ,在治病期間也遇到瞭很多讓我比較震驚  ,比較難過的事情 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次在醫院輸液 ,我旁邊的一位老爺爺胳膊腫的老高  ,嚇瞭我一跳  。可能是因為老年人血管比較脆  ,跑針瞭 。這個老爺爺身邊也沒人陪護 ,病人又很多 ,護士們沒有註意到  。我趕緊幫他叫來護士  ,針一拔  ,老爺爺手背上滿是血  ,真是不忍心看  。

              還有一次我看到一位八十幾歲的老奶奶  ,在病床上吸氧 。她吸氧的那個聲音像是在呻吟  ,聽著都能感覺到她很難受  ,(那個)聲音我忘不掉  。

              希望病人們都心平氣和  ,別對醫生護士發脾氣  ,他們在一線都是拿命去拼 。在醫院的時候我還註意到一個細節 ,醫生的隔離服品牌每隔幾天就會變  ,杜邦 ,穩健  ,3M  ,金佰利……一問才知道  ,醫院采購的早用完瞭  ,這些都是社會捐贈的  ,他們都是英雄  。